移动版

主页 > 国外资讯 >

经济大发展与艺术大作品

  经济大发展为什么要出大作品?相信这里所说的大作品其实是优秀的作品,我不想在作品大小与否与优秀作品之间的关系徒费口舌,还是想谈谈优秀作品的意义。记得文学作品里有报告文学,也记得报告文学里出现徐迟的《祁连山下》,还有《哥德巴赫猜想》。《祁连山下》一出来,读的大家的心都飞到敦煌去了,不能像常书鸿先生那样献身敦煌,也在梦里向他表达敬意;《哥德巴赫猜想》一出现,枯燥和神秘的数学反而变得迷人起来,陈景润先生更成为各行各业的榜样。不知什么时候文学界开始羞于叫报告文学,于是出现“非虚构”的称呼,再叫报告文学估计你是不了解文学界的行情,但“报告文学”的改名倒是值得美术界思忖,下次轮到美术界也会有画种靠改名突围。

  叫什么不重要,优不优秀才重要。

  从《凌烟阁功臣图》到《康熙南巡图》,这些体制要求的大制作,不是一己之力可以完成;《凌烟阁功臣图》仅留文字表述,但从汉代帝王陵遗存上的雕塑造型,也可以感受到那个时代的气象,不是现今科学发达可以超越。也可以在《康熙南巡图》看到体制有体制的要求,记录大事件讴歌天朝盛世,作为美术史意义优秀的作品来说,肯定不如同时代石涛的《搜尽奇峰打草稿》或八大的《河上花卷》,出现这个答案后,我们的思维很容易用一种正当性去否定另一种正当性。半个多世纪意识形态教育,谁都可以找出一堆理由去批判《康熙南巡图》的不足,反过来我们也可以找出一堆理由去讨论它的意义,相信这就是文化范畴里艺术对于人类的贡献,或者说对于未来的意义。在摄影、影像没有出现的时代,哪怕学术上不那么高级的大制作,也成为我们了解康熙盛世的佐证,假如放到现在,将会被其他记录功能取代。何况还有古人大制作的精良,难怪也有人为一直被诟病的馆阁体抱不平,说“劝君休鄙馆阁体,时下几人精此功。”

  讨论艺术很多时候我们会不断 地换位,究竟是从艺术创作者的角度去看待话题,还是从艺术欣赏者的角度看待话题。假如从艺术创作者的角度去看待话题,怎样的单一和狭隘都会是造就独特艺术作品的理由。假如从艺术欣赏者的角度去单一或狭隘地看待艺术话题,你只会拒绝或漠视艺术的本质,假如说上帝让人类拥有艺术这一迷人的门类的话,它就是让人类生活更加美好和丰富。作为欣赏者可以有自己的趣味选择,但不能丧失宽容的态度,艺术教养并不是要求每一个人都成为艺术家,但正是艺术教养带来的宽容,或许会影响我们面对日常工作、生活等七七八八的事情会更加宽容。所以经济大发展了,艺术出不出大作品,不能仅仅从艺术的规模形式等形而下角度来看,更要看艺术在推动形成良性的社会环境和文明进步上的作用,而今后历史对其作用大小的评估,才是衡量作品“大小”的标准。

  对于文化史或者对于艺术史来说,大画家和大作品总是产生以后的话题。那些美术史不可回避的大艺术家以及大作品,比如说范宽与他的《溪山行旅图》,比如说黄公望与他的《富春山居图》,这些经过千年美术史的淘洗,人物和作品非常具体;到了近代美术史,虽然已经锁定极少数几位人物,要聚焦某件作品还有待时日,比如齐白石、黄宾虹,他们一生的努力丰富了我们的文明,再具体一点说丰富了我们传统中国画的语言,成为20世纪美术史的杰出代表。假如没有“齐黄”,20世纪中国美术史会为之黯淡失色,可谓构建美术史轨迹的大江大海,而文化所需要的丰富性比我们接纳的能力还立体多元,它不仅需要大江大海的波澜壮阔,也需要细流涓涓的泉水叮咚,所以关良、韩羽等也不可漠视。而韩羽这样的异才的“小打小闹”与自己所处年代的动画一结合,整出一出《三个和尚》,不知道是动画史上的小作品还是大作品,相信朋友们会同意这样有意义的“小作品”越多越好,它只会丰富我们的文化,丰富我们的时代。

  经济大发展了,生态环境好了,文化自有自己的生态,能为吃饱饭后的人们奉献需要的精神食粮,反过来文化艺术进一步推动了环境的改善。我到担心经济大发展后,我们是否拥有一颗宽容的心,不管面对艺术创作的大与小,还是面对社会环境缺失,都会有力量拥有向上向善的意志,去努力寻求社会缺失后修补的意识或能力。回到我们美术家自己,传统的与现当代的,主题创作主流的与非主流的等等,还好现在网络发达,让很多体制以外的好手可以浮出水面,但也不可避免被喧嚣的网络包围,喧嚣的世界正在考量我们的辨识能力,提高对未知世界可能性的宽容,宽容的胸怀和辨识的能力是看待事物相辅相成的两面。

http://www.caogenz.com/mgmylcgwkh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