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国外资讯 >

金融强监管下,债市何时回春?交易员这么说

“本以为10年期(国债收益率)上到了3.4%可以买债了,没想到一路飙到3.7%,4月的强势监管再度压制了势头。”某大型基金固收研究员对记者感叹。

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交易员和分析师,其认为截至二季度末,监管仍是不可忽视的变量。“银监会‘三违反、三套利’要求6月12日银行提交自查报告,银监会6月底提交现场检查意见书、7月底报送处理处罚结果。”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闫玲表示,二季度MPA考核料仍将对银行和市场流动性产生一定压力。

此外,受到上周监管部门对券商资管业务的整改消息影响,市场出现了股、商、债同时下跌的情况,10年国债收益率涨到3.68%。但有部分券商资管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“市场的解读有所夸大,目前正向监管方提供自查报告,集合资管产品中大部分的净值型产品应不受影响,而资金池产品应该是逐步减少,而非一次性清理。”

交易员普遍认为,强监管下,二季度过后可能是债市入场的机会。从历史数据来看,收益率达到头部有两个特征,第一是需要收益率触顶几次(即价格触底),第二是需要在高位盘整一段时间(充分的出清),事实上第一个特征已经基本满足了,且等市场消化利空。

金融强监管下,债市何时回春?交易员这么说

资金面、收益率仍趋谨慎

5月10日,银行间多品种利率上升。截至午盘,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1报2.84%,较上日加权平均价涨14bp;DR014报3.4%,较上日涨24bp。国债逆回购利率多数上行。截至同日午盘,上海证券交易所(下称“上证所”)上市的1天期国债回购(GC001)报2.83%,涨85bp,GC007报2.98%,涨32bp。

金融强监管下,债市何时回春?交易员这么说

金融强监管下,债市何时回春?交易员这么说

同日,央行开展了1100亿逆回购,其中7天、14天、28天分别为900亿、100亿和100亿。“央行此举基本属于意料之中。由于在7天前央行运用大量逆回购对冲了市场MLF(中期借贷便利)到期未续作可能带来的冲击,使得今日有近2000亿逆回购到期。”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对记者表示。

回顾4月,季度考核结束后的资金面并未如部分市场机构所预期的那样回落。及至中下旬受缴税因素影响,资金面再度十分紧,并一直延续至5月初,资金面紧平衡特征明显。

根据历史情况来看,5月的财政存款、现金漏出、外汇占款等因素对资金面影响相对温和,而5月央行投放到期资金有约4200亿元,资金面仍主要取决于央行资金的续作情况。“预计近期利率和信用风险以上行为主,资金面可能仍然是紧平衡的状态,银监会的监管动作还是市场关注的重点。”上述基金固收研究员告诉记者。

从银行体系可提供的资金来看,较大量的财政存款上缴是4月中下旬资金面的重要原因。天风证券认为,从历史季节性情况来看,5月整体财政存款仍然是温和增加的,过去几年均值约在1000亿元。考虑到4月中下旬的紧张程度以及央行5月2日的公告称财政支出力度在加大,对银行间资金面形成一定支撑,或许本月最终财政存款上缴情况的影响更接近中性。

外汇占款也是银行系资金来源的重要组成。最新的4月外汇储备数据出现了200亿元正增长,市场普遍预计5月外汇占款将保持相对平稳状态。

“中国汇率企稳和出口回稳向好有助于外汇占款改善,预计4月外汇占款可能在0附近。”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。

此前,外汇占款在2、3月都维持在500多亿的小幅外流状态,考虑到期间还经历了3月美联储加息,可以看出资金外流压力较此前阶段相对减弱。渣打银行认为,中国国际收支状况最坏的时期或已结束,今年资本流出有望缓和至3000-4000亿美元,2017年底外汇储备应能维持在高于2.9万亿美元,前提是美元走势和特朗普政策无重大意外。

再来,央行资金投放的意愿就占了主导作用。例如5月初尽管出现了财政资金回流,但央行未续做2300亿的中期借贷便利(MLF),资金面仍相对紧张。接下来仍将有2400亿逆回购资金到期以及1795亿的MLF。

金融强监管下,债市何时回春?交易员这么说

天风证券认为,目前公开市场操作(OMO)余额在5000亿元,整体来看仍然处在较高水平,并非短期资金流动性调节工具的常态,有进一步收缩的需求。1795亿元 MLF可能会考虑续做,不然可能对资金面产生较大压力。